1. 确山小提琴专卖首页
  2. 关于小提琴
  3. 知识科普

成丹妮和《上海琴乐》小提琴厂牌

因为全世界没有知名的中国小提琴品牌,一个也没有!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提琴生产的主要基地,甚至是唯一的基地,国产琴和琴弓估计已经占全世界生产总量80%以上。世界上的一些知名普及品牌、比如日本的雅马哈、铃木、还有德国英国法国美国等许多品牌都是中国制造。而我们中国,却至今没能出现打着我们中国人名字堂堂正正的品牌。正如日本某报纸参观东京乐器博览会后报导:“今年的东京乐器博览会,发现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那便是世界各国来参展的几十家公司,还有日本本国的几十家公司,卖的都是中国琴。那些琴里面虽然都贴着各国自己公司的商标,而提琴制作的原产地都是中国,有些甚至不同国家的公司卖的是同一家中国工厂的提琴。而这次来参展的中国公司,却一家也没有。”

成丹妮和《上海琴乐》小提琴厂牌

  自改革开放后,中国已经逐步成为全世界共认的世界工厂。然而,没有自己的技术和品牌,我们中国人,挣的仅仅是几个幸苦血汗钱。我们的资源被滥用,我们的环境被污染,我们在为他人做嫁衣裳,大钱,却被人家拿走。最血淋淋的一例是,成丹的中国徒弟辉崽在乡下用土工具做的一把小提琴,一百美金卖给一个美国人,这把琴转到意大利贴上意大利名字后,再转到日本,一万美金卖给了日本人。(请查看九哥的文章“Made  in  China的意大利小提琴”) 

  成丹通过近来与国内一些政府领导交谈,得知中国的其他行业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居多。中国政府内的许多领导也都看到了这个问题,并在积极努力改变其现状。成丹没有别的本事,但在提琴专业上,应该是站在世界顶端的。成丹觉得自己有能力有信心有责任来改变祖国提琴制作界的现状。 

  成丹希望在国内找到志同道合的、擅长做市场的合作伙伴,共同创建中国《上海琴乐》品牌提琴系列产品。相信这个纯正的中国品牌在不久的将来堂堂正正地进入国内国际市场,受到消费者的接受与爱用。更希望《上海琴乐》牌提琴的成功能给祖国各行各业一个启示,那便是:我们中国人有智慧有能力有远见,同时也需要建立自己的国际品牌。 

  三、创建《上海琴乐》的内在理由 

  虽然我早就看到了国际提琴市场将逐渐被中国琴垄断,而中国却没有自己的品牌的残酷现实,但因为成丹在挪威日本开的小提琴店,主要是以经营欧洲的老琴为主。(在整个小提琴的市场里,是以欧洲老琴为主导的)应该说,成丹是在海外以经营欧洲老琴为生的唯一成功者。因此,尽管我看到中国品牌在国际上的巨大市场和商机,但由于一个人实在力不从心,而迟迟没有付出实际行动。 

  与美女琴乐的结缘,使事情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琴乐虽然不是拉提琴出身,但她从小学美术,大学学的是平面设计,与艺术相通。她喜欢小提琴,又很有灵性,跟了我不到两年,已经很懂一些提琴的事情。比如去年12月在上海时,一起去上海音乐学院拜见我的恩师俞丽拿,俞老师的学生需要调整声音的几把琴,(那几把琴已经过其他专家调试,仍不满意,没人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却被我们的琴乐,双手留着长长的花指甲的,与小提琴毫不相干的美女一眼看出问题。也难怪俞老师要请琴乐吃饭,开音乐会给她送票子。 

  而我考虑的是,琴乐将来的生活保险问题。我在日本亲属众多,几十年后,琴乐要靠分给她的那一份九哥遗产度过余生几十年,恐怕不容易。所以我想出了这个最好的办法,即趁我现在年中力壮,为她开创一个企业,把她带上路。等20年后我退休了,她将成为一位很有经验的社长。那个实业,即《上海琴乐》牌小提琴,将是她终身的保障。 

  四、《上海琴乐》之现状 

  首先,我来讲述一下小提琴制造与市场的技术问题。小提琴与其他任何商品都不同,其他商品品牌是好东西,而无名手工货是便宜东西。小提琴刚好相反,手工的是好东西,而只要成为品牌,就是便宜东西(例如日本的铃木、雅马哈等)。如何解决这一对矛盾呢?我所创建的《上海琴乐》,不搞工厂大生产,而采用欧洲传统纯手工制作。而制作《上海琴乐》的技师,都是经过我本人培养,小提琴制作的全过程由我本人把关,最后由我本人调试后,在证明书上签名才能出售。也就是说,《上海琴乐》将成为欧洲纯手工琴与中国大生产之间的东东。要让人们理解和接受这个新东东,肯定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质量是硬东西。只要是拉琴的人,抓在手上,就会感觉《上海琴乐》与其他提琴的不同。一旦得到人们的接受和欣赏爱用,生意就会很稳定。不像其他任何商品,小提琴的模样款式是永远不变、没有消费期限的。现在制造的琴和弓,100年以后也是可以卖的,而且只会卖得更贵些。 

  《上海琴乐》的现状:小提琴,已经制作好数百把,价格在4000人民币,8000人民币,12000人民币不等。提琴弓以每月30支的速度在制作。琴盒按我的设计出了20个样品(不错),只要下订单,短期内可以交货。 

  店铺问题:去年12月在音乐学院附近找了找。4000到6000人民币月租可以找到能开店的地方。我原计划今年5月开始租借店铺,最迟也不能拖到今年9月,因为,10月有上海国际乐器博览会。为此,我还特意迁移了我东京的店铺,把店铺从热闹的池袋搬到了我东京的成增别墅,在别墅后面再盖一栋两层楼的木房子,以接待我东京地区的老顾客。房子预计5月之前完工。 

  五、《上海琴乐》何去何从 

  随着我与美女琴乐关系的变幻,《上海琴乐》成了骑虎难下的头痛。小姑娘说:“我当然感情用事,我才20几岁。不高兴了,当然什么都不做。”感情,真是味道很好的东东,可就是不饱肚子。我不能感情用事,simply  can’t  afford.  因为打猎的(投资的too)总是男人。 

  琴乐说:“要不就做你的老婆,死心踏地跟着你,要不就是不认识,跟侬勿搭架。”她喜欢把自己比喻成一张黑白照片,不是白就是黑。而我看,她甚至都不是张黑白照片,因为没有中间灰层次,而且硬邦邦的,简直就是张木雕。 

  However,人是会变的,再硬的腰板子,在生活的重担下面,都会被压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10到15年后吧,也许她会回来问问,世界成功了的中国品牌小提琴《上海琴乐》,是不是也有她的一点点股份。到那时,如果我还管事,我会展开双臂:“お帰りなさい,社长!” 

  《上海琴乐》何去何从,请拭目以待。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gxtq.com/21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