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确山小提琴专卖首页
  2. 关于小提琴
  3. 知识科普

中国提琴对意大利传统制琴业的影响

意大利北部小城克雷莫纳素有“提琴之乡”的美誉。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的低价提琴对克雷莫纳构成了挑战。为证实这一消息的准确性,记者近日探访了克雷莫纳,但发现,这里的制琴师对所谓的“挑战”并不担心。
 中国提琴对意大利传统制琴业的影响
    小城街道以制琴大师命名
 克雷莫纳位于意大利北部的波河平原。这个面积只有200多平方公里的小城不仅孕育了巴洛克音乐时期代表人物蒙泰韦尔迪这样的大师,还出现了斯特拉迪瓦里、杰苏等著名的提琴制造大师。
 想象中,克雷莫纳的街道两旁坐落着一家挨一家的制琴作坊;屋顶上则挂满已经做好和尚未完工的提琴……然而,当《世界新闻报》记者来到克雷莫纳后,发现实际情况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粗看上去,这里和许多美丽的意大利小城没有太多区别,但仔细观察,处处可见提琴制造在城市生活中的印记。
 克雷莫纳有很多街道都是以提琴大师的名字命名的。在市中心的广场上,矗立着制琴巨匠斯特拉迪瓦里的纪念碑。另外,市政厅内收藏了阿马蒂、斯特拉迪瓦里等大师的9件传世佳作。每天早晨,都会有一位老乐师将这些无价之宝逐件演奏一遍,以保持这些古琴的活力。
    每年制琴数量不得超过15把
   在斯特拉迪瓦里广场边上,记者找到了克雷莫纳“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制琴师协会”的展厅。这个协会有点类似于当地制琴师的行会组织。虽然成立只有10年,但在克雷莫纳省和克雷莫纳市的130家制琴工作室中,有一半是它的成员。
 为了保护当地的手工制琴技术,协会设立了自己的品牌“cremona liuteria”,并对制作的方方面面做出了严格规定:譬如,琴木必须在云杉、枫木、乌木等传统木料中选择;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普通配件,制作过程中决不能出现工业化生产因素……
 为了保证质量,该协会甚至规定,其成员每年制作的乐器数量不得超过15把。此外,一旦发现有成员擅自以工厂琴冒充克雷莫纳手工琴,协会会将此人立刻除名。
 协会副主席弗朗切斯科告诉记者,为保证买家的利益,他们为每一把“cremona liuteria”的提琴制作了“身份证”,其内容涵盖了制琴师的个人信息、乐器主要部件的详细描述和照片。购买者可以凭借这些信息,到协会专门设立的数据库查询所购小提琴的“血统”是否纯正。
 这些严格的规定其实也只能保证乐器并非假货,真正能够保证提琴质量的还是制琴师对工作的热爱。据介绍,制作一把提琴需要220个小时,一些一流的制作家做一把琴,甚至要耗费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为了保证做出的提琴能反映买琴者的个性,制琴师会与客人进行大量面对面的沟通,然后才会动手选料,制作乐器。
制琴师喝咖啡时都在交流经验
 克雷莫纳之所以成为提琴之都,并不仅仅是因为精湛的工艺,更吸引人的是数百年积淀下来的制琴文化。
 今年61岁的科尼亚是匈牙利人,他年轻时来到克雷莫纳国际提琴制作学校学习,现在已成为世界一流的制琴家。科尼亚对“传统”二字有着独到的见解:“我生活在克雷莫纳,生活方式、文化、音乐,所有的一切都是克雷莫纳风格的,所以我制作的小提琴也会是同样的风格,这是一种思想的教育。”
意大利传统制琴
  “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制琴师协会”的副主席弗朗切斯科则是年轻一代制琴师的代表。他和科尼亚一样,都不是克雷莫纳当地人,但他说自己永远都不会离开克雷莫纳。“在这里,制琴师们在喝杯咖啡或喝杯酒的时候,都可以谈论提琴制作。而在其他地方,就不会有这种环境。”
中国人的参与让竞争更有趣
 日前,有香港媒体报道说“目前已经成为世界最大小提琴产地的中国,对克雷莫纳构成了挑战”。为了“抢回失地”,当地的制琴师正努力提升产品质量。
 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记者将这个问题摆在了每一位受访者的面前。但所有人听到问题后的第一反应都是问记者,所指的是工厂琴还是手工琴。弗朗切斯科解释说:“克雷莫纳的提琴必须是手工制作,这主要是为了体现制琴师对琴的看法,以及对音乐和声音的不同理解。在这一点上,工厂琴是无法与手工琴相提并论的。”
 科尼亚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说,市场上近年来出现了很多中国制造的乐器,但总体而言,购买工厂琴的更多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和初学者,专业演奏者购买的可能性不大。而克雷莫纳提琴的主要客户是乐队高级小提琴手和音乐家,此外还有一些乐器收藏者。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工厂琴和克雷莫纳的手工琴之间根本构不成竞争关系。
 对于越来越多在国际上获奖的中国手工制琴师,不论是弗朗切斯科还是科尼亚都不认为这是一种竞争。弗朗切斯科坦诚地说:“世界很大,优秀的提琴制作家不只出现在克雷莫纳。我个人认为,并没有什么影响和威胁。因为我制作和销售的是我个人的产品,其他提琴制作家制作和销售的是他们的作品,他们就像我的同事一样。”
 曾经两次到过中国的科尼亚与弗朗切斯科的观点不谋而合:“中国许多制琴师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但这并不是问题,因为制琴是一项个性化的工作。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国际比赛中获奖,反而会让竞争变得有趣。”
 在结束采访前,科尼亚的一段话让记者难以忘怀:“很多人都可以制作琴或拥有琴,但却没有自己的个性。我每次只制作一把琴,它会和你我一样,有自己的名字,而且我也不喜欢用编号来命名它们,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的琴有我的声音,这是难以模倣的。所以,中国的制琴师应该做他们自己的琴,因为中国文化和意大利文化是不一样的。”

原创文章,作者:blu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gxtq.com/198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